欢迎访问商业维权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所在: 主页 > 国内新闻 >

出租车新规鼓励降“份子钱”:望企业与的哥协商

  • 时间:2016-07-29 13:11
  • 来源新华网
  • 字号:

  出租车新规:“份子钱”过高的要降低

  国务院发布出租车改革指导意见;新增出租车经营权实行期限制和无偿使用,不得变更经营主体

  昨天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同时对外公布。其中明确,出租车经营权将实行期限制,新增经营权一律实行期限制和无偿使用,并不得变更经营主体。

  对于的哥们关注的“份子钱”,指导意见提出,鼓励各方平等协商,合理确定并动态调整出租汽车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过高的承包费标准和抵押金等“份子钱”要降低。

  焦点1

  鼓励企业与的哥协商“份子钱”

  “份子钱”即出租车司机按月向出租车公司缴纳的承包费。据媒体报道,深圳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743元,多数城市的“份子钱”在5000至7000元之间。

  现实生活中,往往是一方面乘客抱怨打车难、服务差,另一方面却是出租车司机抱怨“份子钱”高。

  昨日,指导意见明确,对于“份子钱”,将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汽车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组织平等协商,根据经营成本、运价变化等因素,合理确定并动态调整出租汽车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现有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过高的要降低。

  同时,指导意见要求“健全利益分配制度”,提出要利用互联网技术更好地构建企业和驾驶员运营风险共担、利益合理分配的经营模式。

  此外,指导意见还提出,要保护驾驶员合法权益,构建和谐劳动关系。严禁出租汽车企业向驾驶员收取高额抵押金,现有抵押金过高的要降低。

  焦点2

  新增出租车经营权实行“期限制”

  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是出租车行业发展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

  对此,指导意见提出,新增出租汽车经营权一律实行期限制,不得再实行无期限制,具体期限由城市人民政府根据本地实际情况确定。新增出租汽车经营权全部实行无偿使用,并不得变更经营主体。既有的出租汽车经营权,在期限内需要变更经营主体的,依照法律法规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办理变更手续,不得炒卖和擅自转让。

  同时,对于现有的出租汽车经营权未明确具体经营期限或已实行经营权有偿使用的,城市人民政府要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科学制定过渡方案,合理确定经营期限,逐步取消有偿使用费。

  焦点3

  出租车运价将建立动态调整机制

  指导意见还鼓励巡游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

  对于未来传统出租车的价格,指导意见明确,各地可根据本地区实际情况,对巡游车运价实行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并依法纳入政府定价目录。综合考虑出租汽车运营成本、居民和驾驶员收入水平、交通状况、服务质量等因素,科学制定、及时调整出租汽车运价水平和结构。

  指导意见同时要求建立出租汽车运价动态调整机制,健全作价规则,完善运价与燃料价格联动办法。“因为传统的出租汽车运价是实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建立出租汽车运价动态的调整机制,充分发挥运价调节出租汽车运输市场供求关系的杠杆作用。”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昨日表示。

  ■ 市场反应

  出租车司机

  禁止专车高额补贴 保持市场公平竞争

  新京报记者昨日调查发现,目前北京不同的出租车公司向司机收取的“份子钱”也不一样。康辉出租车公司的马师傅告诉记者,他们一辆车是两个师傅跑,一个白班一个夜班,每人要向公司交3380元每月的“份子钱”。

  “要我说,份子钱肯定是太多了。我一天拉不到300块钱,要交100多‘份子钱’,加油得加100多,算上每个月的车辆维修保养,还有在外面的吃住,一个月下来,您看看我能剩下多少?”马师傅说。

  对于“协商份子钱”,马师傅表示欢迎,不过他也说道:“一时半会儿恐怕也不容易。怎么协商?跟谁协商?就算份子钱少了两三百,又能解决多大的问题?”

  马师傅现在也在享受着互联网带来的运营改变,使用手机接单基本占了他每天生意的1/3。“出门前等一单,回家时候等一单,至少能减少两次长距离的空跑。”马师傅说。

  马师傅认为,在网约车的冲击下,传统出租车现在也需要转变观念,通过提升服务,提升车辆服务标准把乘客留下。虽然网约车出现是活难跑的一部分原因,但人们打车的这种习惯已经形成,不适应手机叫车也不行。

  首汽的孙师傅从事出租车运营6年,正是互联网租车快速介入市场的这段时间。“刚开始专车公司补贴厉害的时候,我们生意影响特别大。”他说,2014年时,专车对普通出租车冲击非常大,但国家没有法规,造成了行业内人心惶惶。“就那个时候,不少同行转行干了专车。”

  随着专车平台逐步取消高额补贴,专车和出租车的冲突没那么大了。“我们闲聊的时候也问过,他们现在一个月也没那么多收入了,接单子还是强制的,也不自由。”孙师傅希望,交通部的规范能禁止专车平台高额补贴,保持市场上的公平竞争环境。

  出租车公司

  新政触及行业积弊 预计推动阻力很大

  北京一家中型出租车公司的负责人昨天了解了出租车改革新政后表示,改革的内容已经触及了行业内最大的问题,但还是比较温和,预计推动阻力会非常大。“但这是出租车改革大幕的开启,后续相信会有地方出台更具体的措施。”

  他所指的行业积弊是出租车份子钱和出租车经营权。“这是挡在改革路上的两个老虎,一直以来行业内的声音是摸不得。”该负责人生动地形容,份子钱和经营权就像是曾经在一个时期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贡献的良驹,但岁月变迁,这匹马已经不能发挥积极的作用,反而成为累赘。

  “我是支持改革份子钱的,重新核定标准。北京已经20多年没有变了,但是改革不是公司能做到的,这其中牵涉到很多环节和部门,十分复杂。”该负责人称。

  首汽有关负责人透露,出租车经营权在各地的管理都不同,外地由于实施了有偿、无期限管理,造成了经营权高价倒卖现象,而北京实施的是无偿、无期限管理。“无期限也要调整,这个就需要政府制订逐步解决的办法,不能一蹴而就,新政也采取了先保证新生经营权符合规定,逐步消化历史遗留问题。”

  他透露,北京近年来增加的新能源以及残障人士出租车经营权就执行了无偿、有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