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商业维权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所在: 主页 > 媒体报道 >

中国的科技媒体:离商业太近 离科技太远!

  • 时间:2014-12-16 09:15
  • 来源未知
  • 字号:

  2014年11月8日,第二届WE大会上,腾讯就邀请了12位全球顶尖科学家与思想家,向人们展示了人工智能、脑机接口、基因科技、外太空旅行、社会组织创新等前沿探索。

  而自2014年6月,百度百家开始举办“Big Talk”线下对话活动,并先后邀请了《数字化生存》作者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世界虚拟现实技术的领军人物、斯坦福大学虚拟互动实验室创始人 Jeremy Bailenson,全球七大权威大数据专家之一、麻省理工大学人类动力实验室主任Alex Pentland等重磅嘉宾分享最新研究心得。

  2014年11月24日,百度甚至邀请了谷歌和NASA共同创建的奇点大学讲师,在北京太庙为报名的学员、百家作者们讲述人工智能、网络技术和生物基因等前沿科学。

  不得不说,就会议组织而言,两个会都很用心,办得也非常好,堪称高规格、高逼格、与世界接轨、与科技前沿接轨。

  可问题是,如果没有了钟子期,又有谁来欣赏俞伯牙胸中的巍巍高山、荡荡流水?

  在今年的“We”大会上,邀请了日本NeuroWear创始人加贺谷友典,演示了根据“脑波交互”设计的“猫耳朵”necomimi等多个产品。

  他先演示的是necomimi。当MV放完,全场掌声雷动,口哨连连,很多人说,这个新产品真牛逼⋯⋯

  拜托,早在2012年,necomimi就已经出现在各个淘宝店里的时间了好吧——人家现在只是回顾介绍而已,新产品还没开讲呢。

  想想之后我释然了,那些专门花了几千块钱买票来听“WE”大会的人,或许连演讲嘉宾是谁都没有搞清楚,又如何能分得清楚别人讲的哪些是新技术,哪些是旧产品呢?

  但即使是科技记者和专栏作者,也并未见得好到哪里去⋯⋯

  我所熟悉的一个互联网记者朋友,平均每天要参加两场会议,写3000字,可文章中绝大多数的内容都来自公司提供的素材和演讲PPT,知其然,但不知其所以然。

  可真正能跳出这个浮躁圈子,认真做研究的,又有多少呢?

  前几天,我跟一个朋友聊天,他说不久前的一次Big Talk结束后,主讲嘉宾——一位在某个领域最前沿颇具权威的教授问他:“我今天的演讲是不是讲得不清楚?”

  “很清楚啊⋯⋯”

  “那是不是讲得很不好?”

  “很好啊⋯⋯”

  “那为什么刚才我在全球范围内第一次公布了我们新的技术成果,你们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朋友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他也不知道,教授所说的成果是什么。

  等教授离开,朋友又问了很多一起来的朋友——很遗憾,也许听众里有教授的知音,但至少他没有发现。

  或许,这个教授是自找的,他太高估中国的科技记者与专栏作者了。

  听众里的记者和自媒体们,有多少具备足够的科学素养?有多少会在听课之前,专门做好功课,提前了解这些科技大咖的背景、专长、研究方向、最新进展?

  中国的科技媒体,离商业太近,离科技太远。

  这里充斥着大量缺乏科学素养,又不愿意学习,只在追逐利益的媒体集合。

  我想,当站在台上,期待台下有人眼眸闪现熠熠光辉,却发现全场一片死寂的时候,那个教授一定很寂寞。